反垄断法宗旨研究(10)

二、未直接对立法宗旨作出规定的国家

采取这种做法虽然是以英美法系国家及其地区居多,但也有传统的大陆法系国家采取此作法。除了此处重点介绍的德国和法国外,还有很多国家采取这样作法,如比利时、荷兰、以色列等。

(一)美国

美国是世界上很早就颁布反垄断法的国家,而且相关方面的法律制度相对健全。美国早在1890年7月2日就由国会通过了著名的《谢尔曼法》。1914年,国会先后又通过《克莱顿法》和《联邦贸易委员会法》。至此,美国初步建立起了反垄断法律制度的基本框架。在随后的一百多年的岁月中,美国相继颁布了很多相关法案。

1934年,美国国会通过的《空邮法案》(《布拉克法案》)。该法案的颁布是有一定历史特殊背景的,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危机使得美国政府及其民众十分恐惧大规模企业的存在与继续壮大,因此分拆大企业和阻止行业垄断成为这一时期反托拉斯立法的一个主要动态。

1936年,美国国会通过《罗宾逊—帕特曼法案》,它是一部以反价格歧视为主要内容的法律。《罗宾逊-帕特曼法》最初的立法目的主要是为了规范当时的大型零售业者,防止其利用优势的购买力量,要求制造商以低廉的价格供应商品,而导致无法要求此种价格的中小零售业者遭受伤害,故该法案又名《批发商保护法》。

1937年,美国国会通过了《米勒—泰丁法案》。该法案授权在那些通过了《公平贸易法》的州内实行州际贸易中的商品转售价格维持协议,允许一项注册商品的制造商或经销商订立该商品的最低零售价格。1952年美国又通过了《麦克盖尔法》(McGuireAct),使价格约束在所有承认《米勒—泰丁法案》的州都具有法律效力,从而使之在整个联邦均有法律效力。20世纪70年代,伴随着美国零售业市场竞争的格局相对稳定和消费者保护运动日益强大,为了适应新形势调整竞争政策的需要,美国国会于1975年废除了1937年的《米勒—泰丁法》和1952年的《麦克盖尔法》。

1938年6月24日,美国国会颁布了《惠勒—李法》。它部分修正了1914年颁布的《联邦贸易委员会法案》,将由原来只限于禁止商业方面的不平等的、欺骗性的行为及其惯例扩大到其它领域一切不公平的和欺骗的行为,其中包括禁止价格方面的欺骗行为。

1950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塞勒-凯弗维尔法》(Celler-KefauverAntimergerAct)对《克莱顿法》第七条加以修正。1976年,美国国会又通过了《哈特—斯科特—罗迪诺反托拉斯改进法》(Hart-Scott-RodinoAntitrustImprovementAct),它是对《克莱顿法》第7条的进一步补充。1980年《反托拉斯程序修订法》(AntitrustProceduralImprovementsActof1980)把反垄断的对象从对公司并购行为的适用扩展到一些未经注册的社团,如总销售额超过5亿美元的合伙或一些出于企业责任方面的考虑没有进行注册登记的“合营企业”。

1953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小企业法》。《小企业资助法》在政策声明中指出:“美国私人企业经济制度的实质是自由竞争。只有通过充分而又自由的竞争,才能保证自由市场,自由经商以及为了个人进取精神和判断力的表现和增长提供机会。维护和扩大这种竞争不仅是经济繁荣的基础,而且是国家安宁的基础。不促进和发展小企业实际的潜在能力,就谈不上实现这种安宁和繁荣。国会的政策就是:为了维护自由竞争企业,……”。

1962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反托拉斯民事程序法》(AntitrustCivilprocessActof1962)。该法授予了司法部一种特殊权力,使其在诉讼程序之前就有权通过调查,要求任何“人”提供有关民事反托拉斯的相关所有材料。1974年,美国国会通过的《反托拉斯诉讼程序与惩罚法》对有关法院常用来解决反托拉斯诉讼的一个工具的“同意令”(consentdecree)程序作了规定。

1982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反托拉斯改善法》。它规定:发生在国外的行为,对美国的对外贸易(出口机会)、进口贸易(价格限制)及国内贸易(消费者包括购买方利益)产生直接或实质性、且是可以预料的效果时,将受到《反托拉斯法》的追诉。

1984年,美国国会出台了《地方政府反托拉斯法》,它总体上规定了一个适用范围和两个禁止制度及其例外制度。

除了美国国会颁布这些法案外,反托拉斯执法机关还出台了不少规定。例如1992年4月2日,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贸易委员会这两个反托拉斯联邦机构第一次共同发布了它们关于企业横向合并的指南,以修改司法部1984年的合并指南和联邦贸易委员会1982年关于横向合并指南陈述。1995年4月6日,美国司法部与联邦贸易委员会联合发布了《知识产权许可反托拉斯指南》。该指南分为五部分,即知识产权与反托拉斯法、一般原则、反托拉斯问题与分析模式、主管机构根据合理原则评估许可安排的一般原则、一般原则的适用。1995年4月,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贸易委员会联合发布了国际经营反托拉斯执行指南。指南将为特别涉及主管机构国际执行政策的从事国际经营的企业提供反托拉斯指导。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司法部在2000年4月份联合发布了新的竞争者之间合谋的反托拉斯指南。该指南对评估竞争者间的协议一般原则以及分析框等作出了规定,并划出了反托拉斯的安全区。

尽管如此,美国有关反垄断立法的规定至今尚未对反托拉斯的目的做出过明确的表述,这个就给理论研究和司法活动留下了巨大的空间。20世纪80年代的美国曾经爆发过一场关于反垄断法保护目的大辩论,参加辩论的主角被分为一元论学派和多元论学派。以芝加哥学派为代表的一元论认为,美国反垄断法惟一的目的是提高经济效益,其他所谓的目的不过是某些知识分子的胡说八道。[1]博克认为,美国反垄断法的祖先们正是为了实现这个唯一的目标,才制定和颁布了反垄断法。反垄断法的任务是维护市场机制,因为市场机制可以优化配置国民经济的资源,从而可以最大限度地满足消费者的利益。以人民党成员为代表的多元论认为,反托拉斯法的制度设计是达到和保护一组社会和政治价值,这些价值既不能简单量化又不能归结为单一的经济目标。

由于美国反垄断法本身并未对该法的目的做出明确说明以及美国本身属于判例法国家,这导致了法官在审理反垄断案件时所做出的判决对反垄断法宗旨的表述存在不同程度的差异。例如,布兰代斯法官在“北方太平洋铁路公司诉美国”案件的判决中指出:“《谢尔曼法》基于的前提是,无限制的竞争的相互作用将产生最好的经济资源配置、最低的价格、最好的质量和最大物质进步。由此所提供的环境将有助于保持我们的民主政治和社会制度。[2]”;而法官汉德谈到美国铝案件时则指出:“偏好保护一些小的生产者的制度是可能的,因为这样行为有间接的社会或者道德的影响,每一个小企业的成功依赖于它自己的技能和经营特点,对于从事这些大规模经营的企业来说,必须从这些小企业的成功中指节吸收一些经验。”依据该理论,首席大法官沃伦在1962年的布朗鞋案中认为,“我们不能认为国会通过保护能够生存下来的、小的、地方性企业而促进竞争的愿望失败了。国会预期到暂时的高成本和高价格可能是保护已经分散的产业和市场的结果。它通过支持分散决定了这些竞争的原因。我们必须作出一个有效的判决。[3]”而法官Bork却认为,谢尔曼法和其他反托拉斯法的立法史表明该立法的目的在于通过分配效率增经消费者的福利。

1981年时任反垄断事务的美国司法部副部长威廉·巴克斯特尔宣布:“反垄断的唯一目标就是经济效率”,但当时的美国最高法院并未明确支持和肯定唯效率目标论,始终强调保护公平竞争者和消费者。

总检察长下属的反托拉斯法研究国家委员会在1955年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反托拉斯法的基本目的是促进开放市场的竞争。这一政策是私有企业的基本特征。大多数美国人早就承认,市场进入的机会和市场竞争的促进,是我们信仰竞争作为经济组织形式的一个基本原则。”

(二)德国

虽然德国是大陆法系国家,但是德国《反限制竞争法》(ActagainstRestraintsofCompetition)并没有和其他很多国家那样明确对立法宗旨做出阐述。《反限制竞争法》,又称卡特尔法,是德国反垄断法的主要渊源。该法是以美国的反托拉斯法为蓝本制定的,1958年开始实施。此后,德国立法者分别于1966年、1973年、1976年、1980年和1989年对该法作了五次修订。1998年5月7日,德国议会通过了对该法的第六次修正案,并于1999年1月1日施行。尽管该法经过了多次的修订,但是德国始终没有在该法律文本中对立法宗旨做出明确直接的表述。

从1998年修订后的法律文本来看,它一共有六编。第一编对限制竞争行为作了规定,包括卡特尔协议及其联合一致的行为、纵向协议、市场支配地位和限制竞争的行为、竞争规则、使用于特定经济领域的特殊规则、制裁措施、合并监控和垄断委员会。第二编对卡特尔当局作了规定,包括有关卡特尔当局的原则规定以及联邦执法机关。第三遍对相关的程度作了规定,包括有关行政案件的程序、抗高、法律抗告、罚金程度、普通民事纠纷以及相关规定。第四编对公共采购的招标投标作了规定,包括招标投标程序、审查程序以及其他规定。第五编规定了该法的适用范围,第六编规定了过渡性规定及其终止性规定。在整个法律中,立法者并没有专门用笔墨来对立法的根本指导思想做出规定。但是这个并不等于德国没有反垄断法的立法宗旨,这需要我们深入考察德国《反对限制竞争法》具体规定后方能得出。

从《反对限制竞争法》具体立法来看,德国的反垄断法立法宗旨至少包括以下四个方面:首先,保护市场竞争。从立法采取的名称来讲,反对限制竞争就是等于保护市场竞争。该法第一编就对影响市场竞争秩序的卡特尔行为做出了原则性禁止规定,如第一条规定,处于竞争关系之中的企业之间达成的协议、企业联合组织作出的决议以及联合一致的行为,如以阻碍、限制或扭曲竞争为目的或使竞争受到阻碍、限制或扭曲,则是禁止的。第十四条规定,企业之间就与本法适用范围内的市场相关的商品或服务所订立的协议,如对一方当事人在其与第三人就所供商品、其他商品或服务达成协议时的定价自由或形成交易条件的自由予以限制,则该协议是禁止的。因此,保护市场竞争是该法的基本立法目标。其次,提高经济效率。该法虽然原则上对卡特尔作了禁止性规定,但是符合经济效率的卡特尔可以得到豁免。例如第五条有关合理化卡特尔规定:旨在使经济过程合理化的协议和决议,可以豁免适用第1条的禁令,但以该协议和决议适合于从根本上提高参与企业在技术方面、企业经济方面或组织方面的工作效率或经济效益,并因此能改善对需求的满足为限。合理化的效果应当同与与之相关联的限制竞争之间保持适当的关系。限制竞争不得产生或加强支配市场的地位。协议或决议须以价格协议或以组建共同采购机构或共同销售机构的方式达成合理化效果的,在具备第l款所称要件的情况下,可豁免适用第1条的禁令,但以该合理化宗旨无法以其他方式达成为限。第三,保护消费者。该法在对卡特尔进行豁免的同时,通常要求这些卡特尔能够给消费者带来一定的好处。例如该法第七条第一款规定,有利于改善商品或服务的开发、生产、分配原购、回收或处理条件,并以适当方式使消费者分享因此产生的利益的协议和决议,可以豁免适用第1条的禁令,但以参与企业无法以其他方式达成这种改善效果、此种改善效果同与之相关联的限制竞争之间保持适当关系,并且限制竞争不会产生或加强支配市场的地位为限。第四,经济民主。这个突出体现在有关中小企业的规定,如该法第二十条规定,中小企业作为某种商品或服务的供应者或需求者依赖于某企业或企业联合组织,致其没有足够的、可合理期待的可能性转向其他企业的,第1款规定也适用于该企业或企业联合组织。企业相对于中小竞争者具有市场优势的,不得利用其市场优势,直接或间接地不公平地阻碍这些中小竞争者。因此,德国的反垄断立法宗旨是呈现出多元化格局的。

(三)法国

法国有关反垄断法律制度的规定是在1986年法国商法典第四篇作出的,即《关于价格和竞争自由法》(OrdonnanceNo.86-1243dulerdecember1986relativealalibertedesprixetdelaconcurrence)。从该法律文本来看,法国与德国一样没有对立法宗旨作出明确的表述。该部分对价格自由、竞争审议委员会、反竞争行为、市场透明与限制竞争行为、企业结合、调查权限和不涉及到立法目的的准则作了规定。

根据《关于价格和竞争自由法》的规定来看,法国的反垄断立法宗旨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方面:首先,维护市场自由竞争。该法第七条有关非法联合行为的部分规定,明示或者默示的商议行为、协定、协议或者联盟,以阻碍、缩减或者扭曲市场上的竞争为目的,或者可能产生上述效果应当予以禁止。上述行为特别是限制其他企业进入市场或者自由从事竞争活动、阻碍市场价格自由组成或者人为的促使其上涨或者下跌、限制或者控制生产、经销、投资或者技术进步的。其次,经济效益。该法第十条有关豁免部分规定,行为者能证明所为的行为是达成经济进步之效果,且确保使用者能够公平分享其所导致的利益,在涉案产品的重要部分,无赋予行为企业派出限制竞争的可能性,且该行为非于达成促进经济进步的必要范围内,不得限制竞争。一定种类的约定,特别是以改善中中小企业经营的经营为目的的,得以经竞争审议委员会表示赞同意见的条例认可。再如有关企业合并问题,竞争审议委员会在评估结合计划时,要对经济带来的贡献和对市场竞争的限制程度做出衡量。第三,保护消费者利益。例如该法有关市场透明与限制竞争行为部门中对消费者利益的规定,如无正当理由拒绝对消费者出售产品或者提供劳务,以强制购买一定数量或者同时购买他产品或者劳务为出售产品的条件以及接受他劳务的提供或者购买产品为提供劳务的条件的,应当禁止。因此,法国有关反垄断立法的宗旨在整体上也是趋于多元化的。

(四)欧盟

欧盟作为当今世界一个重要的经济区域中心,它有关反垄断法的规定主要集中在《欧共体条约中》。例如《欧共体条约》第八十一条和第八十二条、《专业化协议成批豁免条例(2658/2000)》、《研究与开放协议成批豁免条例(2659/2000)》、《纵向协议成批豁免条例(2790/1999)》、《汽车领域的纵向协议成批豁免条例(1400/2002)》、《技术转让协议成批豁免条例(772/2004)》、《关于纵向限制的指南》、《关于技术转让协议的指南》、《理事会第1/2003号条例》、《关于企业集中控制的理事会第139/2004号条例》等等。[4]这些规定没有直接对欧盟的竞争法立法宗旨做出直接规定。

从欧盟的相关文件来看,其竞争法的立法目的主要是为了促进欧共体市场的自由竞争。首先,《罗马条约》第1条和第2条规定该条约的基本目标是成立共同市场,建立经济和货币联盟,执行共同政策,促进共同体内的经济活动的协调和平衡发展,促进既保护自然环境又消灭通货膨胀的秩序增长,促进经济成就高度趋同,促进高水平的就业和社会保护,促进生活水平和质量的提高,以及促进各成员国间的团结和各成员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协调一致。其次,《欧共体条约》第八十一条规定,企业之间的一切协议、企业团体所作的决定和协同一致的经营行为,可能影响成员国之间贸易并且具有阻止、限制或者扭曲共同市场内的竞争的目的或者效果的行为,原则上都应当禁止。但是值得指出的是,欧盟竞争法也十分关注对消费者利益的保护,这个突出反映在第八十一条和第八十二条有关消费者利益的规定。如协议豁免的附加条件之一就是消费者能够从中获得好处,禁止企业限制生产、市场或者技术发展来损害消费者利益。

欧盟竞争立法目的在执法上表现的也是十分明显的。“由于欧盟成立的主要目的是打破国界间的贸易壁垒和推进市场一体化,因此综观欧盟竞争法,其价值目标的一个显著特征是追求经济平等和竞争自由。[5]”欧盟在斯特纳案(STENASEALINK)的态度就能很好的证明这一点,在此案中委员会认为,如果一个占有市场优势的企业掌握着一些必要设备,而这项设备又是其它竞争者参与市场活动所必需的,那么这个企业就有义务向其他企业甚至竞争对手提供此项设备。欧盟严厉的执法态度受到了很多人的赞赏,有的学者指出:虽然《罗马条约》中仅仅有几个条款的规定,但是通过二级法的补充,欧盟的竞争法成为一个具有完整逻辑的法律体系,并被有的学者称之为创造了“竞争文化”。[6]

[1]R.H.Bork.PanelDiscussion:Mergerenforcementandpractices,50antitrustL.J.1981.p.238.

[2]NorthernPac.Ry.Co.v.UnitiedStates,356U.S.1,78S.Ct.514.2L.Ed.2d545(1958).

[3]文学国著:《滥用与规制——反垄断法对企业滥用市场优势地位行为之规制》,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第57页。

[4]许光耀主编:《欧共体竞争立法》,武汉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1页。

[5]赵万一、魏静:《论我国反垄断法的价值目标界定及制度架构》,《社会科学研究》2006年第1期。[6]Hancher,Leigh,AcompetitiveEuropeanenergymarket:Creatingacultureofcompetition,Journalofnetworkindustries,1,2000,KluwerAcademicPublishers,pp.259-267

—————————-

来源:垄断杂谈

如内容涉及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国家知识产权平台华发七弦琴 » 反垄断法宗旨研究(10)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