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华优科诉威睿等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案,最高院作出管辖权终审裁定

威睿信息技术(中国)有限公司、威睿国际无限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20)最高法知民辖终33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威睿信息技术(中国)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海淀区科学院南路。

法定代表人:基兰·迈克尔·巴里·墨菲,该公司执行董事。

上诉人(原审被告):威睿国际无限公司。住所地:爱尔兰。住所地:爱尔兰共和国科克郡巴林科利格巴拉克广场帕内尔大厦

代表人:安妮·埃德尔·里昂,该公司董事。

两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祁放,上海市方达(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两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郑琦子,上海市方达(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普华优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怀柔区庙城镇庙城十字街**

法定代表人:李坤武,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任志向,山东文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洁,山东文康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佳杰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长宁区金钟路********,法定代表人:高志远。

委托诉讼代理人:严丽,重庆大渝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威睿信息技术(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睿中国公司)、威睿国际无限公司(以下简称威睿国际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普华优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华优科公司)及原审被告佳杰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杰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纠纷管辖权异议一案,不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于2020年4月27日作出的(2019)京73民初237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威睿中国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原审裁定;2.驳回普华优科公司的起诉,或至少驳回普华优科公司针对威睿中国公司的起诉;或将本案移送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管辖;3.由普华优科公司承担本案的上诉费用。

事实和理由:

第一,普华优科公司提起本案诉讼均源于或涉及普华优科公司提交的其与经销商签订的多份合同,购买并销售威睿产品和/或服务的事宜。普华优科公司还与威睿国际公司就普华优科公司主张的涉案垄断行为涉及的商业交易活动签订了《合作伙伴主要条款》,该协议及上述多份合同均明确约定了争议解决条款。故本案应为一般合同纠纷。普华优科公司对损害其涉案合同项下相关利益的问题,并未遵循上述争议解决条款解决争议,而是依据反垄断法提起本案诉讼,原审法院应裁定驳回普华优科公司的起诉。

第二,即使法院认定本案构成垄断纠纷,本案管辖也应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因垄断行为引发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的相关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有关合同纠纷的管辖规定确定。

第三,威睿中国公司并非普华优科公司提交的上述多份合同的主体,普华优科公司亦未提交其他证据证明威睿中国公司与被诉垄断行为之间存在实际关联,故威睿中国公司不是本案适格被告,普华优科公司针对威睿中国公司的起诉应被依法驳回,相应地,原审法院对本案即不具有管辖权。

综上,即使普华优科公司有理由提起垄断纠纷诉讼,本案也应当由佳杰公司住所地法院,即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审理。

威睿国际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原审裁定;2.驳回普华优科公司的起诉,或至少驳回普华优科公司针对威睿中国公司的起诉;或将本案移送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管辖;3.由普华优科公司承担本案的上诉费用。

事实和理由:

第一,普华优科公司提起本案诉讼均源于或涉及普华优科公司提交的其与经销商签订的多份合同,购买并销售威睿产品和/或服务的事宜。普华优科公司还与威睿国际公司就普华优科公司主张的涉案垄断行为涉及的商业交易活动签订了《合作伙伴主要条款》,该协议及上述多份合同均明确约定了争议解决条款。故本案应为一般合同纠纷。普华优科公司对损害其涉案合同项下相关利益的问题,并未遵循上述争议解决条款解决争议,而是依据反垄断法提起本案诉讼,原审法院应裁定驳回普华优科公司的起诉。

第二,即使法院认定本案构成垄断纠纷,本案管辖也应当根据垄断纠纷案件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依照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有关合同纠纷的管辖规定确定。

第三,普华优科公司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威睿中国公司与被诉垄断行为之间存在实际关联,威睿中国公司不是本案适格被告,普华优科公司针对威睿中国公司的起诉应被依法驳回,相应地,原审法院对本案即不具有管辖权。

综上,即使普华优科公司有理由提起垄断纠纷诉讼,本案也应当由佳杰公司住所地法院,即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审理。

普华优科公司辩称:

第一,本案为因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引发的民事纠纷案件,应依照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有关侵权纠纷的管辖规定确定本案管辖。普华优科公司已举证证明本案侵权行为实施地、侵权结果发生地在北京市,威睿中国公司住所地不是本案的唯一管辖连接点,故原审法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

第二,威睿中国公司是美国公司VMwareInc.(系本案被告之一)在中国设立的子公司,其直接参与和执行VMwareInc.在中国地区的营销业务,普华优科公司已经提交初步证据证明威睿中国公司与本案其他被告共同实施了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侵权行为,故威睿中国公司是本案适格被告,原审法院作为威睿中国公司住所地法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综上,请求驳回上诉。

佳杰公司述称:第一,普华优科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佳杰公司具有市场支配地位,以及实施了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佳杰公司亦没有与本案其他被告的共同侵权行为和意思表示,佳杰公司不是本案适格被告。第二,本案实质为买卖合同纠纷,应按照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有关合同纠纷的管辖规定确定本案管辖法院。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的焦点问题是,原审法院对本案是否具有管辖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该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两个以上人民法院都有管辖权的诉讼,原告可以向其中一个人民法院起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因垄断行为引发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规定:“本规定所称因垄断行为引发的民事纠纷案件(以下简称垄断民事纠纷案件),是指因垄断行为受到损失以及因合同内容、行业协会的章程等违反反垄断法而发生争议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向人民法院提起的民事诉讼案件。”该司法解释第四条规定:“垄断民事纠纷案件的地域管辖,根据案件具体情况,依照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有关侵权纠纷、合同纠纷等的管辖规定确定。”

本案中,普华优科公司起诉主张VMwareInc.、威睿中国公司、威睿国际公司、佳杰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共同对普华优科公司实施了附加不合理交易条件、拒绝交易、差别待遇和搭售等垄断行为,并诉请判令VMwareInc.、威睿中国公司、威睿国际公司停止对普华优科公司的拒绝交易行为,对普华优科公司9个通过ELA销售模式购买的软件完成最新版本的升级服务,并要求VMwareInc.、威睿中国公司、威睿国际公司、佳杰公司等赔偿普华优科公司的损失人民币1000万元,结合其提交的初步证据可知,普华优科公司并非基于当事人间合同约定主张权利,故本案系当事人主张因垄断行为受到损失提起的侵权之诉,应适用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中有关侵权纠纷的规定确定管辖。普华优科公司主张威睿中国公司等实施的侵权行为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并提交了初步证据,且威睿中国公司住所地亦位于北京市,原审法院据此确定其对本案享有管辖权,并无不当。威睿中国公司、威睿国际公司关于本案应当依照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有关合同纠纷的规定确定管辖的上诉理由与本案无关,本院不予采纳。关于威睿中国公司是否为本案适格被告,并非本案管辖权异议程序的审理范畴,对于威睿中国公司、威睿国际公司的该项上诉理由,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威睿中国公司、威睿国际公司上诉主张将本案移送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审理,本院不予支持。至于普华优科公司起诉主张VMwareInc.、威睿中国公司、威睿国际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垄断行为是否成立,相关当事人是否需要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则应通过实体审理予以查明。

综上所述,威睿中国公司、威睿国际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足,其上诉请求应予驳回。原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一条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徐燕如

审判员  马 军

审判员  刘晓梅

二〇二〇年九月二十五日

法官助理    李易忱

书记员    谭秀娇

裁判要点

如内容涉及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国家知识产权平台华发七弦琴 » 普华优科诉威睿等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案,最高院作出管辖权终审裁定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