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知识产权指导案例11

达马公司诉商评委、伊久亮公司商标无效行政纠纷案

(2017)最高法行申7174号

题问:商标注册证能否证明商标权人是有权主张在先著作权的适格主体?

案情:1998年5月,被告注册如下商标,2008年3月核准注册。

原告1985年7月注册如下商标,1986年5月核准注册。原告2013年2月对被告商标提出撤销注册,主张其商标1985年在意大利注册,被告商标侵害其著作权。

商评委认为原告的版权登记证书登记日期为2015年1月。商标注册证还能证明商标权的归属,不能作为作品创作的证明。一审法院认为,原告没有证据证明1998年5月之前完成该美术作品,驳回诉请。二审法院认为,虽然著作权的登记时间晚于被告商标申请日,且登记时间自行填写不审查,但原告提交的意大利商标注册证(申请日:1984年12月)能够证明该图形在著作权登记证书载明的日期早于被告商标申请日。且原告在1985年7月在中国注册了引证商标。故撤销被诉裁定。被告申请再审,认为二审法院仅凭在先商标注册证加在后的著作权登记证书认定原告享有著作权,缺乏依据。最高院驳回再审申请。

评述: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中可主张在先著作权的适格主体包括著作权人和著作权利害关系人。诉争商标申请日之后的登记证书不能单独作为著作权权属证明的初步证据,之前的可以作为。

在先商标注册证不构成证明著作权人身份的证据。不能将在先商标注册证上的商标权人推定为著作权人。商标注册行为不蕴含商标权人彰显其标识作品作者身份的意图,并不符合著作权法中关于署名应“标明作者身份”的要求,不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署名。但基于合法有效的注册商标专用权虽然不能确定地证明著作权的权属情况,但至少可以初步证明商标权人使用标识的合法性、是权利人或被许可人。根据商标法33条和45条1款,主张在先权利者除了权利人外,还包括利害关系人。

法官认为“在后著作权登记证书+在先商标注册证=在先著作权”的认定范式成立,无疑是将商标注册证作为了实质上的著作权权属证据。因此,本案将命题重新确定为证明利害关系人。民事侵权案件之所以要求必须有确切证据证明权利人或利害关系人的身份,是因为民事侵权案件的目的在于停止侵权,赔偿损失。商标授权确权案件中,没有赔偿损失的判项,因此不存在深究权利人是谁的必要。如果商标权人是著作权人没问题,如果是普通被许可人,主张在先著作权不会违反真正权利人的意志也不会损害其权益。

如内容涉及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国家知识产权平台华发七弦琴 » 2017知识产权指导案例11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