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冰聊专利200:2021年初的知产行业思考(上)

声明:

1、2021年初写这份行业思考,不代表是2021年发生的事,可能未来5年10年才会成为现实,只是预测,文字用于记录而已。

2、个人的行业思考公开发表,实则抛砖,限于本人眼界、能力、专业程度,有可能是不对的,欢迎广大同仁指正、交流。

3、行业思考是我的个人观点,不代表我公司观点。

不管我们是否愿意,2020年都走了,再也不见!

2020年的知产行业,“蓝天行动”效果显著,打击了有资质的代理机构的低质量申请,清理了“挂证”,惩罚了无资质的“黑”代理,明确打击商标囤积行为,行业向着越来越规范发展。

同时,惩罚性赔偿和侵权入刑都落地了,知识产权侵权,向着越来越严的市场环境发展。一旦侵权确认,赔的比赚的多,而且,还可能要坐牢。这种严惩式的知识产权高压线,会倒逼市场尊重知识产权,同时提升大家对知识产权的重视程度,逐步打造一个诚信的知识产权氛围。

总之,知识产权行业,在向着我们期待的方向发展,更有序更规范。2021年了,知识产权会向哪个方向发展?作为从业者,该向哪个方向努力?以下是我的思考,欢迎留言、拍砖、讨论!

———————————————————–

我国的知识产权制度来自欧美等资本主义国家,很多先进经验也来自欧美,包括申请、许可、投资、技术入股、诉讼维权等。因此,近年来业内都在向知识产权运营努力,其本质是希望将知识产权用起来,帮助企业赚钱,促进创新发展。但是,我中国知识产权产业的发展,不可能跟欧美发达国家一样,也不能照抄欧美的成功经验,一定会是“有中国特色”的发展方式。
1、知识产权是国有经济为主导环境下的“小”垄断

知识产权是私权,是鼓励权利人行使私有垄断权的法律。但在我国,知识产权法律赋予权利人的垄断是存活于国有经济为主导的经济模式之下的。自1979年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经济环境和经济实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老百姓的生活质量也发生了质了飞跃。这无疑证明了以国有经济为主导的经济体制是成功的,后续仍会继续保持。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知识产权的垄断就是国有经济垄断环境下的“小”垄断,其权利执行需要在国有经济为主导的大环境下执行。

2、国企、央企的知识产权实力会大幅增加

2020年,国资委、国家知识产权局印发《关于推进中央企业知识产权工作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的通知,明确了国资委对央企的知识产权考核和发展要求。不难预见,央企对知识产权的重视程度会明显提高,而央企又有先天的优势,比如说:

更容易吸引优秀的知识产权人才。工作更稳定、平台更大、人脉质量更高、解决户口(尤其是北京这样的户口困难城市,吸引力巨大)。

有更多的资本投入知识产权保护。央企资金雄厚,在知识产权上投入一点点,比起很多民企私企就多很多;有钱好办事,不管是新申请还是买入甚至是并购,资金足够都可以快速地实现质的飞跃。

有更多的资源培养知识产权人才。央企项目多,与科研院所合作机会也多,服务机构更愿意与之合作,国家知识产权局、服务机构的培训也更愿意邀请央企人员参与,不管是哪种,都更有利于央企人员专业能力提升。

总之,央企、国企在多方面因素影响下,其知识产权能力、储备和人才都会有量和质的提升。

3、私营企业会成为知识产权的主要运营对象。

国有企业在我国的经济体系中,有先天的市场主导优势。国有企业储备一定量优质知识产权后,可能以优质知识产权作为引导市场的方向标。这种变化对我国未来经济市场的影响不容小觑,对知识产权服务业的影响更需要重视。

私营企业会成为知识产权的主要运营对象。国有企业知识产权考核制度,已经明确不再考核知识产权数量,而考核知识产权产生的经济利益。因为国企有了知识产权运营的考核指标,势必要寻找运营对象和运营方式。转让是最不可能选用的运营手段,因为“国有资产流失”的帽子谁都不敢碰。实现可能性最大的方式是许可和技术入股,其中许可见效快,周期短,适合相对成熟的技术和创新市场;技术入股周期长,见效慢,适合早中期的创新技术,伴随企业成长,获取长期收益。

我国众多私营企业,都是国企和央企的服务商。作为大甲方,当国资委考核指标中包含了知识产权运营指标,最容易实现的就是从供应商中挑选运营对象,即将知识产权许可给私营企业供应商,将商业合作与知识产权许可同步进行,互利共赢。

因此,对于企业发展而言,加强产学研合作、积极创新、积累知识产权实力是私营企业的重要发展战略,只有这样才有可能纳入国企央企的供应商名录,才有与他们合作的资格。同时,诚信经营、放弃捷径、放弃一夜暴富的想法,重视创新、重视人才、重视保护和积累,有知识产权意识的私营企业才有未来。

4、科技成果转化环境越来越好

2015年8月29日,新科技成果转化法出台,规定科技成果转化的收益不再上缴国家,而是由权利人自行处置,以此调动高校、科研院所的积极性。同时规定发明人应分得收益所得的50%以上,以调动高校老师、研究员们的积极性。

2020年2月14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了《赋予科研人员职务科技成果所有权或长期使用权试点实施方案》。该实施方案鼓励高校和科研院所的科研人员积极转化其科研成果,探索个人与单位共同拥有知识产权的产权共有模式。该模式中发明人不仅享受署名权、收益权,还可以作为知识产权的权利人,直接转化或推动科技成果转化,简化了科技成果转化手续,降低了转化实施门槛。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如果你有自己的创新,不管是在高校还是在科研院所,你都有机会利用知识产权变现,实现知识的价值,让自己利用知识富起来。“搞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势必要成为历史。

5、侵权代价越来越大

近几年来,关于知识产权侵权惩罚的声音经常出现,惩罚政策和措施不断出台。

2017年7月,总书记在全国大会上说“要让侵权者付出沉重代价”。

2018年7月,李总理说“恶意侵犯知识产权者,要罚到倾家荡产”。

2020年11月30日,总书记组织中央政治局学习知识产权。

2021年3月1日,知识产权侵权入刑开始正式实施。

2020年,惩罚性赔偿案例已经落地,因为知识产权侵权而坐牢的案例也已经实施。

因此,靠抄袭赚钱的风险越来越大了,不仅可能赚的不够罚的多(实施5倍罚款制度),还有可能要进去享受一日三顿有人照顾的日子。

在从严的知识产权惩罚机制环境下,越是大型企业,对供应商的选择越谨慎,不希望因为知识产权问题而影响企业声誉、工程进度、项目质量……。因此,保护知识产权、尊重知识产权的企业才有更多与大企业合作的机会、发展的机会。

这些变化对知识产权服务业的影响是什么?请看下一篇《2021年初的知产行业思考(下)》
如内容涉及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国家知识产权平台华发七弦琴 » 华冰聊专利200:2021年初的知产行业思考(上)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