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恶意抢注行为频繁发生,国家知识产权局:严打!

今年9月,少林寺申请注册666个商标,其中还含有涉酒类商标,引发对商标审核标准不一的担忧。今日头条状告“今日油条”侵权,华为核心芯片移动计算架构“HiAI”被合作方抢注,引发一场持续数年的商标争夺战,其背后是众多企业的共同之痛,即商标遭遇花式搭便车抢注,屡见不鲜已成顽疾。

近段时间,突然爆红的少年丁真、马保国,网络热词“耗子尾汁”,被商标抢注者集中“哄抢”,注册申请达到数百件。澎湃新闻暗访发现,在商标申请跟风网红、热词的乱象背后,炒卖商标同样“暗流涌动”,湖南一家申请“丁真”商标的公司,商标证还没下来,便开价18.8万元;郑州一家公司,也仅是刚申请了“耗子尾汁”商标,就表示可以1万元/年的价格授权使用。

“恶意抢注商标的灰色产业链不断翻新套路,正在向新兴互联网产业、数字经济领域蔓延,严重破坏商业秩序。”相关知产专家介绍,网红的名字被抢注后,抢注者对网红索要授权费,或者胁迫高价购买商标,类似案例已屡见不鲜,亟须从严治理。

比如,B站900万粉丝网红up主敬汉卿的名字被一家企业抢注为商标后,要求他停止使用该名称,扬言联系各平台进行封号处理;快手1000万粉丝用户“刘妈妈”被山东九颜堂商贸有限公司抢注,并向“刘妈妈”索要200万元损失。最终,上述抢注的商标均被宣告无效。

据法治日报报道,河北秦皇岛一家公司抢注“自卫”一词作为商标后,批量投诉上百家情趣用品网店,扬言“要撤诉,给五千”,而投诉者曾申请注册100多个诸如“DIESEL”等国外大牌及电商卖家常用的商品描述词汇。好在,国家知识产权局认为这家公司恶意抢注商标,扰乱正常的商标注册管理秩序,宣告“自卫”商标无效。

但此类抢注这并非个别现象。据媒体报道,还有人抢注“破洞”、“呼啦圈”等通用词为商标,投诉无数“破洞牛仔裤”、“呼啦圈”的电商卖家,试图勒索高额授权费、撤诉费。“恶意商标”肆虐成灾,已然形成一条黑色产业链。

究其原因,原《商标法实施条例》中只有“对可能产生误认、混淆或者其他不良影响的转让注册商标申请,商标局不予核准”的规定,没有明确禁止恶意抢注行为。

但是这样的情况,在2019年11月新《商标法》实施生效后,已经发生了改变。修改后的《商标法》明确规定: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应当予以驳回。

但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法律已经明文规定“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应当予以驳回。”,可是在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还是有不少的不法分子铤而走险。继续做着哪里有热点就往哪里蹭的恶意抢注勾当。

好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已经开始重视此类现象。12月7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在人民网“领导留言版”栏目进行回复。“国家知识产权局一直高度关注、加强整治。”对于网友提出的问题,国家知识产权局回复称,一方面积极推进完善我国商标法律法规,另一方面,将此类问题纳入知识产权代理行业“蓝天”专项整治行动,对商标代理恶意抢注商标行为给予重点整治。下一步,国家知识产权局将进一步加强对商标代理恶意抢注商标行为的打击力度,同时,不断加强宣传,提升企业商标保护意识,为企业营造良好的知识产权保护环境。

其实这几年来商标恶意抢注行为越来越严重,不少企业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选择无差别的注册跟自己有关所有商标,比如阿里巴巴有限公司就注册“阿里妈妈”、“阿里爷爷“”。海底捞就注册“池底捞”、“捞底海”。其实这些企业就是想通过尽可能的注册跟自己有关的商标。来让其他恶意抢注公司形成无从下手的情况,从而构筑属于自己的品牌“防火墙”。不过,这种被动防御不仅大费周折,而且终究难免“百密一疏”,如果能在加大恶意抢注打击力度的同时,确定注册商标的多类别专用权,品牌保护也许就不必再如此兴师动众了。

如内容涉及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国家知识产权平台华发七弦琴 » 商标恶意抢注行为频繁发生,国家知识产权局:严打!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