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地理标志产业在 “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的突破之路

地理标志产业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的突破之路

——以陕西猕猴桃产业发展为例

9月14日,经过长达8年的谈判,《中欧地理标志协定》正式签署。根据该协定,陕西的眉县猕猴桃和周至猕猴桃分别被纳入第一批和第二批中欧互认地理标志名录。在经济全球化遭遇逆流,贸易保护主义盛行,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的国际背景下,该协定的签署为我国“双循环”新发展格局释放了一个积极的外部信号。推动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根据我国发展阶段、环境、条件变化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是事关全局的系统性深层次变革。那么,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地理标志产业应如何抢抓机遇、应对挑战呢?本文拟通过对笔者所在陕西省猕猴桃产业的发展情况进行研究,探索地理标志产业的突破之路。

一、陕西猕猴桃产业在国内国际的地位

中国是猕猴桃的原产国,早在先秦时期就已经种植,《诗经》《本草纲目》等古代典籍中均有记载。1904年,一位来中国旅游的新西兰女校长长途跋涉把猕猴桃种子带回新西兰,辗转送到当地知名的园艺专家手中,培植出新西兰第一株猕猴桃树。因猕猴桃外形酷似新西兰国鸟几维鸟(Kiwibird),故被命名为奇异果(Kiwifruit)。

后来,经过不断的生息繁衍,引种改良,形成了以中国、意大利、新西兰、智利、法国、希腊、伊朗、美国、西班牙、日本等为主要生产国的全球猕猴桃产业布局。

根据农业农村部发布的《我国猕猴桃市场与产业调查分析报告》,2018年,全国猕猴桃种植面积达360万亩,占全球猕猴桃种植面积的72%;总产量为255万吨,占全球猕猴桃产量的55%。我国猕猴桃种植面积是意大利的6.8倍、新西兰的13.9倍。

就国内而言,猕猴桃种植面积较大省份依次为陕西、四川、贵州、湖南、河南、湖北。陕西、四川两省占全国种植面积的60%以上,占全国产量的80%以上。仅陕西一省的种植面积及产量即已占世界总量的1/3以上。周至、眉县、武功是陕西猕猴桃三大优势产区,其他各县市也有种植。猕猴桃已成为继苹果之后,第二张代表陕西水果的名片。

周至猕猴桃、眉县猕猴桃、武功猕猴桃均进行了地理标志保护,它们作为猕猴桃地理标志领域的代表,在全国乃至全世界猕猴桃产业领域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二、陕西猕猴桃产业面临的机遇

(一)外部环境

1、消费需求的增长

相较于苹果、香蕉等传统大宗水果,猕猴桃较为小众。但是,随着全球经济的发展,人们对健康饮食日益重视,猕猴桃以其柔软的质地、酸甜的口感、丰富的营养深受广大消费者的青睐,有“维C之王”和“水果之王”的美誉。

资料显示,全世界猕猴桃表观消费量逐年提升,已从2007年的人均0.2公斤增加到2018年的人均0.6公斤,而发达国家人均表观消费量在2.8公斤。从潜在的需求和市场来说,全世界对猕猴桃的消费需求在不断提高,且仍有极大的增长空间。

2、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

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使国际经济贸易形势变得愈加错综复杂,这场公共卫生危机逐渐蔓延到世界各地。在全球大部分国家(包括除中国外的其他猕猴桃出产国)仍陷于抗疫的泥沼中时,我国各族人民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通过果断迅即的措施、艰苦卓绝的努力,已取得抗疫斗争重大战略成果,充分彰显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在此背景下,陕西猕猴桃产业几乎未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明显负面影响,甚至逆势而上,对外出口表现抢眼。西安海关数据显示,今年1-6月,陕西猕猴桃出口较去年同期增长92%;1-5月,经满洲里口岸出口的陕西猕猴桃已达1566吨,为去年同期的53倍。9月23日,40吨眉县猕猴桃以全程冷链方式发往智利,迈出了国产猕猴桃首次踏上南美洲征程的第一步。

3、地理标志互认的推动

众所周知,地理标志保护制度起源于欧洲,欧洲拥有目前世界上最发达、也最严苛的地理标志保护法律。《中欧地理标志协定》是中国对外商签的第一个全面、高水平的地理标志双边协定,也是近年来中欧之间首个重大贸易协定,对深化中欧经贸合作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眉县猕猴桃和周至猕猴桃被纳入中欧互认地理标志名录,为陕西猕猴桃进入欧盟市场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欧洲消费者将有机会品尝到地地道道的陕西美味。陕西猕猴桃也将以此为契机,提升在世界上的知名度和市场占有率。

(二)内部环境

1、政策支持

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而地理标志产业与三农问题息息相关,肩负着振兴乡村经济,带动农民脱贫致富,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重要使命。党和国家极为重视地理标志产业的发展,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部门都有关于地理标志产业的扶持政策。

今年7月,陕西省知识产权局印发了《陕西省地理标志运用促进工程实施方案》,经过严格筛选考核,周至猕猴桃和眉县猕猴桃地理标志运用促进工程项目成功入选首批项目名单,获得陕西省财政拨付的专项扶持资金。该方案还指出,“将地理标志工作作为知识产权强市强县创建重点之一,支持各地围绕地理标志出台专项扶持奖励政策措施”。

在猕猴桃主产县区,如周至、眉县、武功等地,猕猴桃产业的发展年年都是政府工作报告中的重点内容。周至县编制了《猕猴桃产业强县规划》,眉县出台了《促进猕猴桃健康持续安全发展的实施意见》,武功县发布了《省级猕猴桃标准化示范区建设实施方案》,对猕猴桃的生产、管理、营销等给予全方位、全链条的支持。

2、内需强劲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要把满足国内需求作为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我国拥有14亿人口,其中包括4亿多中等收入群体,这是全世界规模最为庞大的消费市场。充分发挥这一优势,调动市场需求,将畅通国内大循环,为国内经济增添无穷的活力。

2018年,我国猕猴桃人均表观消费量为1.9公斤,虽然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但与发达国家人均2.8公斤的消费水平仍有0.9公斤的差距。考虑到14亿的人口基数,即使国内生产的猕猴桃全部用于内需,每年仍有100多万吨的需求差额。

但是,作为全球最大的猕猴桃产地,我国在猕猴桃的对外贸易中却存在巨大的贸易逆差,出口量远低于进口量,并且进口呈现逐年递增的趋势。由此可以判断,我国猕猴桃产量存在极大缺口,需要从国外进口以弥补缺口,这充分表明整个产业有着良好的发展空间与前景。

3、产业优势

秦岭北麓具有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是猕猴桃的最佳适生区。目前,陕西已形成世界上最大的猕猴桃集中连片产区。仅眉县一县,猕猴桃的种植面积和产量即已超过新西兰。

不只是规模优势,陕西猕猴桃还具有其他区域所不具备的品种优势,一方面先天具有丰富的猕猴桃种质资源,另一方面借助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科研优势,不断开展品种改良,形成了包括徐香、翠香、华优、海沃德、哑特、红阳、脐红、金香、秦美、农大猕香、农大郁香、农大金猕等在内的最庞大的猕猴桃品种库。丰富的品种资源和强大的科研能力,确保陕西猕猴桃可以满足不同人群的差异化口味需求。

三、陕西猕猴桃产业面临的挑战

突出明显的产业优势、光明的发展前景,在这些令人热血沸腾的现实背后,也有更多残酷的挑战与风险。

1、市场竞争激烈

虽然我国是国际公认的猕猴桃原产地,也是名副其实的猕猴桃生产大国,但是出口量非常小,在国际上市场占有率非常低。2018年,中国猕猴桃国际市场占有率仅为0.33%,远低于新西兰的40.19%和意大利的25.33%。2019年,我国猕猴桃出口量8800吨,出口额1330万美元,出口国以俄罗斯、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国家为主。

即使从国内市场来讲,国产猕猴桃仅能满足国内中、低端消费市场的需求,高端市场则被新西兰、智利、意大利等国家占据。在国内一二线城市的大型商超里或知名电商平台上,进口猕猴桃论只卖,而国产猕猴桃却是论斤卖。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新西兰,该国生产的猕猴桃每年99%出口,销售市场遍及全球70多个国家和地区,高居世界第一。中国还成为新西兰猕猴桃的最大市场,占据其全球销售总额的20%。

与此同时,国内外猕猴桃市场竞争日趋激烈。除了新西兰、智利、法国、意大利等传统的猕猴桃生产国以外,更多的国家也在引种猕猴桃以抢占市场。从国内市场来讲,陕西、四川、贵州、湖南、河南、湖北六大猕猴桃主产省份均有重点扶持培育的猕猴桃地理标志产业,山东、重庆、江西、广东、浙江等省份的猕猴桃产区也纷纷打出“中国猕猴桃之乡”的招牌。国外“狼烟四起”,国内“战况频仍”,陕西猕猴桃所面对的市场形势可谓严峻。

2、品牌建设不足

由于我国猕猴桃产业化起步晚,经验少,加之全国各地猕猴桃多为农户分散种植,品牌建设、整合难度极大,造成目前我国尚未有知名度非常响亮的猕猴桃品牌。地理标志作为区域公用品牌,先天带有“公地悲剧”基因。对于地理标志,全国各地普遍重申报,轻使用,地理标志泛用、滥用的情况多有存在,造成即使如“周至猕猴桃”“蒲江猕猴桃”等,在国内广大消费者心目中也没有形成与其规模、品质等量齐观的影响力。其与国际顶尖猕猴桃品牌新西兰“佳沛”相比,更是难以相提并论。

此外,在国际注册领域,陕西猕猴桃大多存在“裸奔”状态。前文提到,今年9月23日,40吨眉县猕猴桃发往智利,由当地龙头企业齐峰果业担此大任。而就笔者了解,齐峰果业虽然通过马德里体系在美国、日本、俄罗斯、新加坡等国进行了商标国际注册,但是在智利却未启动该项工作。

事实上,“佳沛”的品牌知名度也并非一朝一夕形成的。新西兰猕猴桃产业也曾有过数十年恶性竞争、品牌混乱的局面,造成果农损失惨重。后来,果农联合发起自救行动,新西兰政府也出面大力支持,2000多户果农注销各自经营的品牌,组建了新西兰奇异果营销局,后更名为新西兰奇异果国际行销公司,并推出“ZESPRI”(佳沛)作为唯一的品牌,负责新西兰奇异果全球的营销。该公司在猕猴桃种植、采摘、包装、溯源等所有环节严格把控,并投入极大资源持续不断对“ZESPRI”(佳沛)品牌进行宣传提升。几十年如一日,优良的品质、严格的管理、持续的宣传等等综合起来,才造就了“佳沛”品牌在猕猴桃领域内的顶尖地位。

3、管理运营失序

长期以来,我国对于地理标志的确权存在“多头管理”的局面,由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原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农业农村部三个部门分别对地理标志进行注册、登记和管理。在此,以进入第一批和第二批中欧互认地理标志名录的猕猴桃产品为例:

从上表可知,各地对于地理标志的确权保护极为重视,但是,地理标志申报是一项非常繁重的工作,“多头管理”势必造成行政资源、经济资源的浪费和管理混乱、权利冲突。2018年国务院机构改革,将地理标志商标和地理标志保护产品统归国家知识产权局管理。今年,《地理标志专用标志使用管理办法(试行)》颁布实施,向构建地理标志保护的统一规范体系又迈进了一步。但是,申报渠道合一、审查标准合一等等尚未实现,这些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更为迫切了。

四、余论

我国自然环境多样,人文物产丰富,地理标志产品不计其数。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底,中国累计批准地理标志产品2385个,累计注册地理标志商标5682件。此外,还有数千件农产品地理标志尚未统计在内,还有更多的潜在地理标志“养在深山人未识”。

地理标志产业代表着特色品质,也代表着特色文化;它可以帮农民增收致富,也可以调剂城市群众和世界人民的生活;它是一个宏大庞杂的课题,需要我们不断探索研究;它也是一项重要的民生工程,必将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发挥重要的作用。

作者单位:金信国际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华发七弦琴 » 聚焦|地理标志产业在 “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的突破之路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