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寺回应注册666个商标:为了保护少林品牌防止被滥用

据悉,嵩山少林寺已申请注册过666个商标,有网友质疑其是抢注。少林寺回应,少林寺的名称曾被人滥用,推出所谓“少林秘方”等,注册商标是为了保护少林品牌。

嵩山少林寺发声明怒斥森马服饰侵权,引发关注。

9月1日,少林寺在官网发布声明称,旗下唯一知识产权管理机构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近期发现侵权行为,森马近日在众多线下线上渠道售卖“Semir国潮跨界合作-国潮少林功夫森马”系列服装。但少林寺称并未授权将“少林功夫”用于服装标签及商品名称。森马从未事先书面提出意向,自己对此一无所知。该声明写道,森马接到社会投诉后,已主动将相关线上平台的侵权服装下架。少林寺方面曾主动联系森马,希望其以有序、规范方式参与少林功夫相关研发,但被森马退回通知函并拒绝与少林寺沟通。“新近发现,森马公司仍坚持己见,重新将上述侵权服装在各平台网店和实体店上架销售。”少林寺表示,近期商业领域针对少林寺保护性注册商标的侵权行为不止这一件,时有发生。已委托律师展开相关行动,保留追究侵权的权利。

对此,森马并未在官方平台进行回应。在森马天猫店中看到,目前仅一款名称中带有“少林寺IP”描述的运动鞋,在售的少林功夫系列产品都被改名为“国潮功夫”。此前森马在宣传该系列时,还拍摄了宣传视频。但森马相关负责人9月2日接受AI财经社采访称,森马是通过少林寺下属单位的合作公司获得了授权,“今天在媒体上看到这个消息,公司内部也很惊讶,我们认为应该有些误会,目前正在通过这家合作公司跟少林寺沟通,尽快澄清误会,具体的情况还在和合作公司进一步沟通中。”

手握666个商标,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少林寺。

对于少林寺的出家人是不是该拿起法律武器,维护少林的商标权,也有不少争议。有的认为,既然出家了,还恋这些红尘物什?也有人认为,少林文化作为中华民族禅宗文化、武术文化的精华,就不该归少林寺一家所有,应该归全民所有。

但是,如果少林寺成为公共资源,人人都能用,这也意味着人人不会在乎保护少林寺的品牌,就会成竭泽而渔的局面,而且一旦一个商标变成“公共资源”,人人都能用,那么也就失去了商标标示商品、服务来源这个基本功能,因为谁都可以用少林的商标,你就不知道这个少林商品来自哪里了。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嵩山少林寺愿意注册少林的商标,维护少林的品牌,本身既是市场行为,也是为在维护、壮大少林文化。

最为典型的例子就是,去年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大热之后,有消息说,电影的发行方北京光线影业有限公司一下子“抢注”了1818个哪吒商标,更有批评者说这是资本企图垄断“老祖宗留下的哪吒”。其实,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在电影大热之前,“哪吒”的商标早就被注册过,发行方注册的都是吒儿、混天绫、哪吒之魔童降世、殷夫人、敖丙等这些自己“养大”的商标。

好不容易“老树开花”,在传统大IP上打造出新品牌,还就得有保护意识。“老祖宗的东西”本身得不到现代知识产权的保护,唯有将老IP创新,才能获得新的知识产权。无论是著作权,还是商标权,古代小说、经典传说本身都得不到保护,也都已经过了著作权的保护期限了。

所以,哪怕少林寺背着“过度商业化”“贪恋红尘”的骂名,也是在按现行的法律、商业规则擦亮自家的大IP,这不丢人。

不过,嵩山少林寺还是有“捞过界”之嫌,在2004年福建南少林寺注册“南少林”商标后几年,嵩山少林寺也注册了“南少林”商标,并将“东少林”、“西少林”、“北少林”全部注册成功。

其实,商标,往往成为商战的割喉之战,如果手里掌握着竞争对手核心商标,就可能致对方于死地,也正是因为商标战凶险,所以,才有各种奇葩防御性商标注册。比如,“大白兔”奶糖注册了十几个近似商标:大灰兔、大黑兔、大花兔、小白兔、金兔、银兔等;雷军的小米,则把红米、蓝米、黑米、紫米、橙米、绿米、黄米、桔米的商标全都注册了。甚至拥有正牌“雪碧”商标的可口可乐公司,也注册了商标“雷碧”。少林寺注册一个“全家桶”:东、南、西、北少林,也不算太奇怪。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华发七弦琴 » 少林寺回应注册666个商标:为了保护少林品牌防止被滥用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