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拍杆专利诉讼大海里,源德盛也得是无效宣告请求人

知识产权圈无人不识“自拍杆专利”,能记住专利权人是源德盛塑胶电子(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源德盛)的不多。

源德盛的发展历程是这样的:

2002年成立,2002年-2009年是辉煌发展。

2009年-2013年上半年是彷徨迷茫。

2013年下半年,发展成为全球自拍杆行业龙头企业。

2014年9月11日,申请“自拍杆专利”(201420522729.0,一种一体式自拍装置)

2018年,源德盛凭借“自拍杆专利”成就最辉煌的一年,如中国专利金奖和数千件胜诉案。

近两年,源德盛公司的专利维权模式受到热议,“自拍杆专利”的无效宣告请求数量停留在20余次。

因为自拍杆专利市场变化了,自拍杆专利诉讼不再是源德盛诉其他人,自2017年开始,自拍杆专利诉讼发生于他人诉他人,以及他人诉源德盛。

模糊搜索“自拍杆or自拍装置”,检索专利数量为3040件,发明525件,实用1518件,外观997件,发明专利占比约17%,已知12件涉无效宣告。

专利申请量超过20件的专利权人有11位,广东欧珀移动通信有限公司以116件位列第一,深圳市原易科技有限公司和源德盛塑胶电子(深圳)有限公司分别位列第二和第三,东莞市金弘美电子有限公司位列四,深圳市法码尔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位列第五,中山品创塑胶制品有限公司位列第十一。

本文还需要引入一些公司和自然人,公司如广东百诺影像科技工业有限公司和深圳市随身秀时尚创意科技有限公司,自然人如王志刚、刘涛、罗松林和刘昊。

王志刚是深圳市原易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刘涛是中山品创塑胶制品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罗松林是东莞市金弘美电子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刘昊是广东百诺影像科技工业有限公司股东。

源德盛、中山品创、深圳市随身秀、东莞市金弘美、王志刚和广东百诺影像均发起过专利维权,仅论自拍杆专利维权,则始于2016年的源德盛发起对他人的专利维权,自2017年起,上述的其他专利权人均发起维权,被诉对象包括源德盛,2018年是自拍杆专利维权混战之年。

源德盛公司与中山品创的专利诉讼打到最高院

中山品创塑胶制品有限公司(刘涛)应该是源德盛的首批目标,因为源德盛诉中山品创在广州市知识产权法院有2016年的立案号,同时,虽然中山品创没有在当年无效源德盛的自拍杆专利,但中山品创塑胶制品有限公司的一件专利被源德盛于当年提出专利无效宣告,最终双方就该案于2017年5月9日达成和解,中山品创支付源德盛3.5万元。

2018年,源德盛再次在广州市知识产权法院起诉中山品创,一审判决中山品创专利侵权成立,且认为存在主观恶意而“侵权行为性质较恶劣,情节严重”,判赔30万元,源德盛公司申请强制执行,执行完成日为2019年4月26日。

2020年7月30日,最高法知识产权法庭公开宣判的4起实用新型专利系列侵权案件中包括中山品创和源德盛的二审,二审判决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显然该案与前述的判赔30万元的并非为同一案,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一审的判赔金额是100万元(为最高法定判赔额)。

刘涛(不是以中山品创名义)对源德盛的涉案自拍杆专利于2019年提出无效,2020年1月13日无效决定仍然是源德盛的涉案自拍杆专利有效,这也是源德盛自拍杆专利的最近一次无效决定。

源德盛也成为了无效宣告请求人,源德盛对中山品创的3件专利提起过4次无效,中山品创的2件专利被全部无效,但另1件经过2次无效宣告仍为有效,2次的无效决定均为部分无效,最近一次无效决定日为2020年7月17日。

这件未被源德盛无效掉的专利(201820576778.0,一种转轴机构)能否让中山品创实现对源德盛公司的专利诉讼复仇,值得期待!

中山品创诉小米公司终撤诉

中山品创于2018年起诉小米公司专利侵权,涉案专利为201620256587.7(一种带阻尼定位功能的手机夹),结果涉案专利被源德盛提起的无效宣告于2019年7月8日全部无效,中山品创于9月9日撤诉。这也将使得中山品创与源德盛之间的敌对关系进一步加深。

东莞市金弘美诉他人东莞市金弘美至少以3件专利起诉他人专利侵权,被诉对象包括合肥戴勒科技有限公司(2019年)、深圳市捷新创展科技有限公司(2019年)、深圳市优胜仕贸易有限公司和深圳市群品汇科技有限公司(2019年)、飞利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2018年)、深圳雅蒂美仕科技有限公司(2018年)等。根据一份公开的判决,东莞市金弘美获得专利权人罗松林(即为其法定代表人)的专利权(201630146199.9,多功能蓝牙自拍杆(JHM-826大镜子))独占许可,起诉合肥戴勒科技有限公司,一审判决赔偿金额为5万元。

与深圳市优胜仕贸易有限公司、深圳市群品汇科技有限公司的诉讼案件为和解结案,和解金额不详。

与飞利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深圳雅蒂美仕科技有限公司的两个诉讼案件均为东莞市金弘美撤诉。无效数据中显示源德盛对东莞市金弘美的专利(201620611322.4,便于折叠收纳的自拍装置的夹持装置)提起无效,2020年7月1日的无效决定为部分无效,暂未查找到相关的诉讼信息。

王志刚诉他人

王志刚的“尚方专利”是201720237462.4,一体式迷你自拍杆。利用这件专利在深圳中院发起多件诉讼案,被诉对象包括深圳市龙岗区凯创晟电子厂、深圳市淘派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亘源发实业有限公司、深圳市敬城电子有限公司、深圳市凡拓科技有限公司等,根据现有判决文书,深圳市龙岗区凯创晟电子厂赔偿2万元,另外4起均为王志刚撤诉。

源德盛又介入了,其对201720237462.4提出无效宣告,2020年7月31日的无效决定是全部无效。

但是,王志刚的深圳市原易科技有限公司自拍杆专利申请量是不差于源德盛,他们之间的诉讼及诉他人还会继续。

上述均是源德盛作为原告、被告或无效宣告请求人涉及的自拍杆专利诉讼,源德盛引领他人进入自拍杆专利诉讼大海,如今,源德盛也得应对大海里的大风大浪。

深圳市随身秀的全国诉讼秀

深圳市随身秀的“尚方专利”是201521080484.1,一体式自拍杆。利用这件专利在全国发起多件诉讼案,包括深圳中院和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在深圳中院诉深圳市古夏贸易有限公司、深圳市雷风科技有限公司分别获赔2万元和3万元,在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与上海寻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达成和解,在深圳中院与多家公司达成和解。这是一件专利权稳定的专利,2017年8月2日的无效决定为维持有效,之后未有无效决定公布,当时的无效宣告请求人为深圳市法码尔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其是在深圳市随身秀与深圳市古夏贸易有限公司的诉讼案件中表明深圳市法码尔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为制造商。深圳市法码尔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的自拍杆专利数量多于深圳市随身秀,但两家的诉讼纠纷已经过去近三年,深圳市法码尔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没有展示其专利运营。

广东百诺影像的胜诉秀

广东百诺影像将多件专利派上了专利诉讼战场,基本为胜诉获得赔偿,其中包括201520291832.3(一种带有支脚的自拍杆)和201330448115.3(摄像导轨)。201520291832.3是从其法定代表人刘昊受让,2018年2月28日的无效决定为维持有效,无效宣告请求人为东莞市志逸鸿五金塑胶有限公司,但2020年1月17日的无效决定为全部无效,无效宣告请求人为中山市云腾摄影器材有限公司(是源德盛起诉过的公司)。

自拍杆专利诉讼大海里不只有上述的专利和专利权人,还有方贵雄、深圳市威尔派科技有限公司和王兴等,他们都在自拍杆专利诉讼大海航行,有的储备了弹药,也有的准备了钱,也有的预留了时间。

自拍杆不是高精尖产品和卡脖子技术,市场规模也不大,只是市场参与者多,消费者、销售商和制造商都很多,销售商和制造商被源德盛发起的专利诉讼“教育”之后,均学会了专利维权套路,反过来,源德盛也成为了被“教育”的对象之一。

不论源德盛是为他人还是为自保开展专利无效,源德盛都确定是多件自拍杆专利的无效宣告请求人,在自己开辟的航道航行,总有他人快速绕前和紧盯两侧。

自拍杆专利已经形成了丛林,无数制造商申请了实用新型,他们都或多或少手握一定专利权,再者他们都是老总亲自决策专利诉讼,诉讼目的可能不是为利也不是为赢,可能是为复仇。

这样的行业竞争格局,没有公司能登陆科创板。

【声明】文章、图片来源于网络。若有不妥,请联系告知修改或删除,谢谢。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华发七弦琴 » 自拍杆专利诉讼大海里,源德盛也得是无效宣告请求人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